您现在的位置:

湖南省 >

世界太小,我还是弄丢了你

  你还好吗?
  
  再�到你,是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你牵着个小男孩,他看起来只有三四岁,蹦蹦跳跳的。你耐心地跟他说着话,哄着他,脸上有慈爱又柔和的母性光芒。
  
  我夹着公文包,西装革履,步履匆匆。我的目光越过一张张面目模糊的脸,扫到你的时候,停了下来,再也挪不开。
  
  那是你吗?长发挽起,面容素淡,连妆都没有化,洗尽铅华。记忆中的你,不化半个小时妆,不惊艳全场,都不出门的。
  
  那是你。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眯成一条缝,脸颊上漾起两个小酒窝,仿佛要把人给陷进去。
  
  你抬起头,也看见了我,笑了笑,主动跟我打招呼:你还好吗?
  
  我还好吗?
  
  我不好。没有你的日子,又怎么算得上好?
  
  我也笑笑:我很好,你呢?你儿子呀,很可爱嘛!
  
  你挑挑眉,耸耸肩,还不错,也就那样吧,成天伺候这小家伙。
  
  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世界如此吵闹,可我俩之间只有沉默在发酵。
  
  今天之前,我设想过很多次与你的重逢,我以为我有一肚子的话要对你说。没想到,见了你,我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们之间隔着的,又岂止是面前的这三步距离,我们是隔了六年的时光啊。
  
  时光像银河一样隔开你我,牛郎织女有鹊桥,我们呢?我们只有回忆。
  
  时光让你我无声地诀别,我心里有个声音,是时光给我的悄悄话。它告诉我,不必再说,也不必再见。
  
  认识你的时候,你比现在美。
  
  社团招新,我忙碌在一份份自我简介和一张张稚气紧张的脸里,一个如百灵鸟般悦耳的声音插了进来:师兄,你好,我想参加你们社团,可以吗?<脑外伤导致癫痫的几率有多大?br>   
  我抬头,看见一个姑娘。她身上洋溢着青春的活力,像夏季茂盛的植物在拔节生长。她带着好奇的目光,脸上没有不安和拘谨,盛开的盈盈笑意如墨绿在香樟树上温柔流淌。
  
  她是你。
  
  我愣住了,我竟然结巴了:可……可以……我们招的……招新的……好的。你盯着我瞧了几眼,嘴角如月牙弯起来:师兄,你真逗,你怎么看起来比我还紧张!
  
  你看,那时候你就爱笑,胆子也大,飞扬跳脱、活蹦乱跳,像小野兔。
  
  看你欢快的身影,我多想变成一只笼子,哪怕限制了你的自由,我也只想把你留在身边。
  
  追你,比我想象中容易。和你在一起,也比我预想的顺利。
  
  仿佛就是一起忙了一学期的社团活动,吃过几次饭,有一搭没一搭发了几个月的短信,我就牵到了你的手。
  
  在一起后,你撅着小嘴,不满地嚷嚷,说自己吃亏了,应该高冷一点,让我吃尽苦头,要我百般殷勤才能追上,现在倒像是自己送上门的了。
  
  我说:咱俩这样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不是更好吗?还有什么比我喜欢你的时候你也恰好喜欢我更美妙的事呢?
  
  你歪着头,想了想,大大咧咧地一挥手,好吧,又被你说服了,你的道理总是那么多。
  
  我说:看你不服气的小眼神,你哪里是被我说服了,我俩啊,就像磁铁的南极和北极,互相吸引,不在一起都不行。
  
  你突然咋呼起来,那不行,要是我俩是同一块磁铁的南北极,那不是只能遥遥相望,不能长相厮守了。
  
  我笑着拿指节敲你脑门,你这小脑袋,一天到晚都瞎想什么,脑洞开得比天还大。
  
  没想到,你一语成谶。我后来才知道,你当初说的是对的,我俩真不能长相厮守了。发现的时候,我哭了。
  北京好的癫痫病医院>   我们虽然很恩爱,但并不是铁板一块。恰恰相反,我们经常吵架,越吵越凶,吵到后来,你流泪,我沉默。
  
  隔天,我嬉皮笑脸去哄你,你骂我,让我滚,我顺势往你怀里靠,说我这不滚过来了吗。你拿手推我,我张嘴咬你,衔着你手指,我舍不得咬下去,只轻轻地舔。你缩回手指,装出嫌恶的样子说:你属狗的啊!我看着你,深情而专注:汪,汪汪,汪汪汪。你绷不住,笑了,打了我一下,一点也不疼,我也笑了,起身搂着你,啃了你一脸口水。你不甘示弱,在我脖子上种了很多颗“草莓”,害得我大夏天只能穿高领。
  
  你看,我们曾经那么好啊,好得像永远不会分开。
  
  后来,我临近毕业,开始四处投简历,整天赶场一样参加笔试面试。校园里的风光和欢笑,不过是娇弱的花朵,是经不起社会的寒霜的。我求职碰壁,开始怀疑自己,自怨自艾,自暴自弃。你的耐心和温柔蓄起了一池春水,温暖心脾,让我能够渐渐安宁下来。
  
  找到工作的时候,我开心地把你抱起来转了个圈。你的笑容如百花盛开,笃定的声音给了我充足的信心:我就知道,你是最棒的,你一定可以的。
  
  我们破天荒地去吃了顿大餐。你在西餐厅里细心地撒上酱汁,切好牛排,推过来给我。说起来还真是寒碜,和你在一起近三年,经常带你吃路边摊,都没带你吃点好的、贵的。
  
  我心里替你委屈,你一个家境优渥的姑娘,跟着我这个穷学生,没享什么福,就成天穷开心,傻乐了。
  
  你不介意,坐路边摊的小凳子上吃麻辣烫、吃铁板烧,你都吃得很开心。这是你的好,春风十里,真没哪里比得上你。
  
  我俩会分开,不怨你,都怪我。
  
  入职之后,上司给了我很多工作任务,有分内的,有分外的。我一整天连轴转,忙疯了,都没怎么顾得上你。
  
  好不容易周末休息了,我累了一武汉中际中西医结合癫痫医院口碑好不好周,只想歇着。新上映的电影,你兴冲冲地买好了电影票,我临时变卦了,没和你去。你跟我说南街那家小餐馆又上了新菜式,听说还不错,要不去尝尝。我跟你说,算了,太远了,拿起手机就叫了外卖。
  
  是有多久没和你一起去逛街了呢?很久了吧,久到我想起来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你身上穿的衣服是什么时候买的,在哪儿买的,你买的时候,没有我在旁边告诉你好不好看,你对着试衣镜自个儿转来转去照的时候,心里肯定很难过吧。
  
  以前抱着你,一起躺沙发上看电视综艺节目,看到高兴处,两个人哈哈大笑,滚作一团。工作后,比起笑过就没了的那些消遣,我更关心房价涨了没,什么时候攒得够首付,我更愿意看看财经新闻,寻找合适的理财渠道。
  
  你跟我说学校趣闻,说得眉飞色舞,兴致高昂,我埋着头吃饭,只把眼皮抬了抬,哦,是吗,嗯。看我反应冷淡,不感兴趣,你讪讪地停了说话,笑容僵在脸上,像跳出湖面就被射杀的鱼。
  
  你努力适应我的兴趣,找话题和我说话,但我跟你越来越聊不到一起。我忙于在职场拼搏,焦虑于在社会容身,校园里的那些事,在当时的我看来,都太小,也太幼稚,不值一提。
  
  忘了是有多久,你没跟我撒娇了。忘了是有多久,我没主动联系你,只是接你的电话,回你的短信了。忘了是有多久,我没再深情地吻你,在你耳边呢喃“我爱你”了。
  
  你说分手的时候,我生气了,比你还生气,好像被冷落被忽视的那个人不是你,而是我。
  
  我吼你:我拼死拼活,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早点在这个城市给你一个家!你不理解我,不支持我,也就算了,你还跟我提分手!你能不能懂事一点?
  
  你看着我,泪光莹然,有房子就是家吗?有爱有陪伴才是家!你变了,你不再是我爱的那个人了。那个人不会这么凶我,他很温柔,也很心疼我。我们散了,就这样吧。
  <癫痫病人会长寿吗?是什么原因造成的?br>   你收拾东西离开了,我想追出去,才迈了两步,就收住了脚。在这段关系里,最近这段时间,我也累了。我想先忙一阵工作,等你气消了,我再去哄你回来。
  
  打断骨头连着筋,我俩怎么可能真的分开?想跟你复合,那还不容易?除了嫁给我,你是无路可逃的。
  
  我是真没想到,你是骨子里藏着一股狠劲儿的姑娘,爱得彻底,走得决绝。
  
  你换了手机号,换了QQ号,换了微博号,换了一切我能联系到你的方式。我通过我们的共同好友联系上你,你知道是我,立刻把我拉黑了。去学校找你,你避而不见,终于堵到你,你转身就走。
  
  我慌了,我怕了。我怕真的失去你,我怕未来没有你。
  
  我发了疯似的去找你,去追你。你冷笑,守了那么久堵著我,你看,即便工作了,你也并不是没有时间的,不是吗?那之前你哪儿去了?你既然腾不出时间,那就忙你的工作去吧,别来烦我。
  
  我哀求,我忏悔,你走开了,没有理我。
  
  再后来,你也毕业了,去了其他城市工作,我终于彻底失去了你。之前失去了你的爱,现在,连你的消息、你的近况我也没有了。
  
  我没有别的办法可想,闷着头,一心扑在工作上,很快在公司崭露头角。成为项目经理后,我更忙了。忙点也好,这样就少点时间想你,也少点时间难过。
  
  你笑着对我说,再联系,再见啦。
  
  我微笑回应,好的。
  
  走过你,没几步,我突然落下泪来。我知道,我们不会再联系,因为我甚至没有你的联系方式。我也知道,我们不必再见,你已为人母,我也即将结婚,我们之间,只有过去,没有未来了。
  
  世界太大,我还是遇见了你。那次初遇,多么美丽。世界太小,我还是弄丢了你。这场诀别,用尽力气。

© zw.eoqqu.com  地震射线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