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婴儿生 >

无法说爱(小说)

【导读】我感觉自己的呼吸忽然乱了节奏。于是就放慢了脚步,一颗原本轻松愉悦的心忽然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似乎担心惊扰这一幅美丽的风景画。

  在回编辑部的路上,我告诉见习编辑心儿要写一篇反映中学生早恋问题的报导。“学校会让你随意进去采访吗?”心儿不相信。“只要我们诚心相求,学校也许会同意的。再说写这篇文章对他们学校也是有好处的。”我满怀信心地说。“我支持你。”心儿冲我笑了笑。
  回到编辑部,我顾不上吃饭,着手写采访方案。心儿给我叫了一份盒饭,上面放了很多的香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香菜呀?”我问她。“谁知道呀?是快餐店里的人放的。”心儿不承认。我对她笑了一下,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心儿看我的馋样似乎很有兴致,干脆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托着腮帮子盯着我。“你也来一口?”我对她说。这时,正好被进来的同事听到了,同事认认真真地把我俩看了看说:“这么快就浮上水面了。”心儿脸一红,说:“谁和谁呀。”
  我把采访方案推给心儿,让她再补充补充。心儿拿了方案,走到另一张桌子上认真地看起来。我很快就把一份盒饭消灭干净了。见我吃好了,心儿把方案还给我,她已经在方案上做了很多的修改。“你觉得这个方案可行吗?”我问她。“你很有新闻敏感性,但我还是担心学校不会答应。”心儿说。
  学校那方面,我还是不担心的,我最担心的是主编会不会批准我这个采访方案。“要是我的方案被批准了,你和我一起去好吗?”我问心儿。“好啊,但你要在短时间内获得批准,时间长了,我可等不起哦。”心儿俏皮地说。
  心儿不时地给我倒茶,还跑到楼下去给我买了一个草莓冰淇淋,看得出她也很希望去采访。终于赶在下班之前我把方案做好了。
  我拿了点东西,准备回家,临走时,到心儿的办公桌上看了看,只见心儿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我判断的一点都没错,她还在等我。我轻轻地吹了吹她的头发,她醒了,生气地说:“你欺负我呀!”“谁看到我欺负你了,谁看到了?”我笑着告诉心儿主编对这个方案很赞赏。
  “不做晚饭咯。”心儿高兴地站了起来,伸个懒腰说,“你得好好感谢我。”
  “我给你买八个鸡腿和五个汉堡,把你吃成胖大嫂。你可别怨我。”我笑嘻嘻地说。心儿拿起办公桌上的一本书砸在我头上,咯咯地笑着。
  看着心儿的笑容回忆起与心儿的巧遇:
  我所住居的小区临着街道,街道前是一排花坛,花坛前是一排合欢树。在夏天里,合欢树便会开满粉红色的小花,细细密密的,而且飘散着一种浓郁的芳香。我喜欢在这个季节,在清晨穿梭于细叶繁花之间,呼吸蕴含着合欢花香的空气,这让我的身体里一整天都充满活力。
  然而,正是那个同样飞奔在合欢树下的清晨,改变了我,甚少是改变了我的人生航向。
  那一天,晨曦微透,我似住常一般穿着白色运动背心,红色运动短裤,白色运动鞋,向这条街跑来。还未进入那片合欢花丛,一道风景就远远地映入治疗癫痫哪里最专业我的眼帘。那是一个女孩,背对着我,穿浅粉色吊带背心,白色短裙,白色运动鞋。她的一头乌发被一条浅粉色的发带系住,瀑布一般飘落下来。
  我感觉自己的呼吸忽然乱了节奏。于是就放慢了脚步,一颗原本轻松愉悦的心忽然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似乎担心惊扰这一幅美丽的风景画。
  近了,更近了。就在我觉得呼吸吃力的时候,女孩忽然转过身来。
  那一刻,满树的细叶繁花在晨风中轻轻耸动,那些细小的花瓣一根根坠落下来,落在女孩的发际和肩头。女孩皮肤晶莹剔透,眉目清秀,小巧的鼻翼,微厚的粉唇。深不见底的眸子里,荡漾着浅浅涟漪,那涟漪一直漾进我一双张得大大的眼睛里。
  那一刻,女孩浅笑了。也许她并没有笑,也许即使笑也不是冲着我,但在我永久的记忆里,女孩是笑了,并且笑得清风明月,笑得暗香浮动。一阵风恰在那个时候拂起女孩额前的刘海,那一刻的美,一秒钟已足够,永远定格在我的心中。
  而就在那一刻之后,我第二次尝到了年少的相思滋味。之后的每天清晨,我比以往更加早,更加用功地到那片合欢树下“晨练”。往往是夜半时分,我从梦中醒来,就开始等待清晨。估摸着学校大门差不多打开了,我便从床上一跃而起,匆忙地穿衣洗漱之后,还不忘临出门之前,在门后的镜子前,照一下自己的形象。
  对于自己的形象,我一直以来还是比较满意的。男孩不用得长特别漂亮和细致,否则就少了男人特有的味道。就像我,身体及五官的线条恰到好处,可以标注美男,同时也不会让人讥为奶油。
  而从那天早上之后,每周我都能“巧遇”女孩一两次。遇见女孩的那一天,一定是我满面春风,举止张扬的一天。而见不到女孩的那天,我便会心情低落,抑郁寡欢。
  在几次接触之后,我知道了女孩的名字与人一样美,叫心儿。心儿的父母都是人民银行的职工,而她本人则就在旁边那家著名大学读大三。心儿的美可以用惊人来形容,那美不仅仅出自她完美的脸庞,精巧的五官,而是这张脸上流露出来的一种绝美风情,这种美足以击穿任何一个普通男人的心房。
  我第一次与心儿相遇,就被这种力量击中了,那一刻我感觉自头顶迸出一道力量,那力量像雷电一样瞬间通过全身,血液凝固,毛孔乍起。
  这样相处了一个月之后,我已经死心塌地爱上了心儿。我已经不甘心每天清晨短暂的相见了,而是想近一步走进这个女孩的世界。
  于是,心儿在实习时理所当然的便在我所供职的编辑部。
  今年国庆长假的第四天,不用加班,又没有别的事情,一觉睡到上午九点多。吃过饭后,心儿来约我一起出去玩。
  “今天到哪里玩?”我问心儿。
  “嗯,我知道一个商场很好,就去那里玩吧!”心儿建议道。
  “好,今天一切听你的安排!”我笑着说。
  我们来到临沂步行街,不愧为全国十大商业街之一,各种商场,各种商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真是有钱人的乐园。
  “就这家!”走了大约十几分钟,来到整个商业街中最大的商场,也许是因为心儿很少出来逛街的原因,进去后十分的兴奋,到处的走着。
  走到男士用品专卖柜台,心哈尔滨癫痫病专业医院儿停下了脚步,这里男士用品还真多,从内衣到短裤,从运动衫到西装,应有尽有。我心里想,看样子自己是来对地方了。
  “阿黎,这件怎么样?”心儿拿着一件红色的衬衫对我说。
  “不结婚穿那么红干什么!”我说。
  “那这件呢?这件白色的还可以吧!”最后,心儿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对着我说道。
  “嗯,好吧!”我实在是不忍心再伤心儿的自尊。
  “那你还不赶快去换?”心儿翘着嘴说道。
  “就一件衬衣你叫我怎么换呀,得,还是我自己来吧!”说完我手里拿着刚才的那件衬衣向别的地方走去。
  我又选了一身西服就直接进入了换衣室,换好衣服走到镜子前面照了照,转了一个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啊!”当我走出更衣室的时候,就听见几声惊叫。原来几个女导购,看见我后的惊呼,她们眼中充满了“惊艳”,就好象一个大色狼看见个美女一般。
  我没有理会她们,径直向心儿走去。来到心儿的面前,看见对方和她身后的几个女导购已经愣在那里了。
  我皱了皱眉头,难道不好吗?随便地转了一个身。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吗?我感觉还可以!”我冲着心儿说。心儿还是呆呆地站在原地,眼睛一闪不闪地盯着我,而站在身后的几个女孩和心儿的表情一样。
  “怎么啦?”我伸出手在心儿的眼前晃了晃。
  “嗯?你……你刚才说什么?”心儿冷不丁一个激灵,俏脸红红地看着我。
  “让你回魂!”我听见心儿的话后无可奈何的说,然后转身走到收银台对着红着脸的服务员说道:“就要这一套了,你算算多少钱!”我从几个女孩儿的表情中就可以看出自己这身还不错,看来真是“人是衣裳,马是鞍”啊!于是,我决定买下来。
  听见我说话,女孩脸红的象秋天的红苹果一样,慌忙地接过我手中的单据开始结算起来。
  “阿黎哥,你太帅了!”刚刚回过神来的心儿突然跳到我的身上,双手还在我的脖子后面撒娇,也不管周围人的眼光。
  “行了,小妹妹,你快点儿下来,别把我这身衣服弄脏了,我可是很穷的!”我被对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扶住对方攀在自己腰上的身子。
  “哼,我哪里小了,不就比你小那么几岁吗!再说,你很穷吗?”心儿看见周围许多的人后脸色一红,松开了手。
  “我已经陪完你了,现在你是不是也要陪我逛一会儿呀?”心儿挽着我的胳臂说道。
  “你很喜欢逛街吗?”我问。
  “是女孩子就喜欢,陪不陪?”心儿拉着我的胳臂一边摇一边说,撒娇的样子让旁边的路人目瞪口呆。
  “我陪你还不行吗?你好象没有这个爱好呀!”我奇怪地说。
  “那是你没有留心我,当然不知道了。”心儿嘟着嘴说。
  “我没有留意你?你一天到晚总跟在我屁股后面,连上厕所都站在门外,你说我留没留意呢!”我没有好气地说。
  “那是我关心你,你还不领情?我还不知道你?一天到晚眼睛总是放在那些胸大无脑的女人身上,真恶心!”心儿装出很厌恶的样子。
  “你的也不小!”我撇了撇嘴小声的说。<癫痫病的危害大吗br>   “你说什么?”心儿瞪着眼睛对我说。
  “我说快逛吧,要不然就晚上了!”我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再纠缠下去,因为和女人有理也说不清!
  “哼,这还差不多!”心儿听见我的话后趾高气扬地说道,然后一声娇笑,拉着我的手开始伟大的‘长征’!
  一直到晚上九点商店关门,我们才打车回到我住的地方。回去以后把大包小包往沙发上随便一扔,和心儿简单吃了饭后,心儿就跑到楼下去买洗刷用品,而我趁机在浴室泡了一个澡。由于逛了一天街,有一点累,泡着澡时就有些迷糊。
  “阿黎,你在里面吗?”就在我做着美梦的时候,门外响起了心儿的声音。
  “洗澡呢,有什么事?”我晃了晃头冲着门外喊道。
  “没什么事,就是想和你聊聊天!”门外的心儿说道。
  “有什么好聊的,快回去睡觉吧!”我没有好气的说道,这么大的人还象个孩子似的。不过转眼一想,在自己心中,确实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小妹妹。
  “你怎么这么没有良心?难道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心儿的声音再次响起,听声音,她就趴在浴室门外。
  “我们这几天不是一直在一起,今天还陪你逛了一天的街,还有话要说?”我一边从浴缸里站起来一边说道,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衣服还在外面。
  “胡说!是我陪你逛了一天!”心儿听见我的话后不满的说道。
  “好了,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我赶紧说道。
  “难道你真的没有话要和我说??”听见我的话,心儿又问了起来。
  “我要和你说的话不是都已说了吗?”我对心儿说道。
  “你撒谎!你明明有许多话要和我说的,是不是不好意思?是不是想说很想我?嘻嘻,我就知道是这个样子的!”外面的心儿听见我的话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更加的热情,双手不停的敲着门,似乎想闯进浴室。
  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欲哭无泪了,真是拿她没有办法。一想自己全身还没有穿衣服,要是让她看见可不好,以后还不一定怎么着的。转眼看见梳洗台边上挂着一条大浴巾,赶紧拿下来围在自己的腰间,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
  “你怎么没有穿衣服!”看见我赤裸着上身,只有下身围着一条浴巾。使本来想闯进去的心儿不好意思的俏脸一红,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滚烫的脸。
  “呵呵,还知道不好意思!”我笑着说道,然后向里屋走去。
  “那你还准备闯进去!”我饶有兴趣的看着脸红红的的心儿说道,说实话,这个时候的心儿还真挺诱人。
  “我现在要去换衣服,你要不要看?”我看见心儿把手拿了下去后就又说道,双手放在腰间,准备撤开浴巾。
  “你耍流氓!”心儿看见我的举动后原本已经红红的脸蛋更加的娇艳,妩媚的看了我一眼后转过身走了出去。
  “好了,说吧,有什么要对我说的?”我穿上睡衣对一边的心儿说道。
  “怎么样,工作很忙吗?”心儿转过身来,脱掉鞋子盘腿坐在床上好奇的对我问道。
  “还行吧,就是有点累!”我拿了两杯可乐,一杯递给心儿,自己打开一杯猛灌。
  心儿接过我递过来的可乐后红着脸,眼睛还不时的在癫痫病有危害吗?我穿着睡衣的身上瞄着。一想到刚才看见我赤裸上身的样子,俏脸变的更红了。
  “想什么呢,小色女。”一看见的心儿表情,我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小丫头不大思想到是挺复杂的,就知道胡思乱想。
  “你才是色狼呢!”心儿红着俏脸冲着我说道。
  “好,好!我色,我色。”我笑了笑说道,然后身子一倾,一下子倒在了床上。哎!舒服!
  “将来你有什么打算?”心儿不好意思看我,红着脸说道。这还是她第一次和男人在一个床上,虽然什么也没有做,但是心脏却跳个不停。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愿望,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生活,我想有了一定的资金后自己开公司。”我看着心儿说道。
  “那……难道就没有什么让你心动的吗?”心儿继续追问道,眼睛一闪不闪的与我对视,希望从我的嘴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有!而且许多许多。”我说道这里顿了顿,而心儿却忍不住了:“难道没有了?仔细想想,还有什么最值的你心动的,而且特别重要的那种!”
  “看把你急的,当然是你了。”我笑着对心儿说道。
  “那你对我是什么样的感情?”心儿拉着我的手转过身来急忙的问道。
  “说不准,无话不说的朋友?兄妹?还是恋人?”其实,就连我自己也不确定自己与心儿的关系,也许上面这三种情况都有吧,兄妹之情可能更多一点儿。
  “谁跟你是恋人!臭美!”听见我的话,心儿原本幽怨的脸上顿时出现了红润,露出了小女孩般的娇态,声音娇媚的对我说道。不过看她的样子,似乎只听见我那句话的后两个字,显然她对用这两个字来形容两人之间的关系很满意,虽然嘴上却是另一个说法。
  “对!我们不是恋人,大美女!我怎么能配的上呢!朋友可以了吧?”我那能不知道心儿心里想什么,但是却这样故意对心儿说道,就是想气气她的,我不得不承认,心儿生气的样子,很美。
  “我们也不是什么朋友!”听见我的话,原本高兴的心儿却又嘟起了嘴,恶狠狠的看着我,对我的答案很不满意。
  “恋人也不是,朋友也不是,那只剩下一个了,兄妹,把你当成我的妹妹了!”我看着心儿说道。
  “我才不要做你的妹妹!”心儿狠狠的在我的胳臂上掐了一下,不满的说道。
  “朋友也不是,兄妹也不是,恋人同样不是。那你说什么关系?总不能是陌生人吧?”我没有收回被心儿掐着的手臂,虽然我知道,那个地方一定青了。
  “你是故意的,你明知道我想做你的女朋友,你的恋人,你的妻子!你是不是故意气我?”心儿一子趴在我的身上说道,双手握成拳头不停的在我的胸口处敲打着,并一个劲的摇着脑袋。
  “那你刚才还否认?”我抓住心儿拍打着胸口的手对她说道。
  “你……讨厌!”心儿的手被我一抓,顿时没有了话。
  “我不想做你的妹妹,只想做你的爱人!”心儿直起身子拉着我的手,认真的说道。我听见后苦笑的摇了摇头,随即保持沉没,因为关于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责任编辑:可儿】

上一篇: 记忆中一张美图 下一篇: 那么远,那么近
© zw.eoqqu.com  地震射线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