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湖南省 >

成都的女人

【导读】对来说,打扮的过程就是审美的过程,打扮的认定就是审美的认定,一旦打扮妥当了,就是审美的定格。在这样的前提下,不少成都女人对打扮的审美,一开始就出现了偏差。  
  一
  
  对于大多数成都人来说,均不只一次听到外地客这样评价成都女人:“娇小可人,漂亮可爱。”
  此话不假。我也算是走过南北的人了。在的大部分地区,女人的外表特征是这样的:前额挺阔,颧骨高耸,嘴唇厚实而外翻,面色微黄而透黑,整个人矮小,呈憨厚愚笨状,给人一种发育不良的感觉。在,女人们多为五大三粗,背阔腰圆,走起路来像在大步丈量土地,风火有余,柔媚不足,朗笑的时候有一种唱京戏的,就连妖艳风骚的潘金莲也都这样说:“我是不戴头巾的男子汉,叮叮当当的婆娘!拳头上立得人,胳膊上走得吗!”
  成都女人就大不一样了。她们个头不高,在一米六二左右;也不胖,在一百斤的样子;面如芙蓉,唇如榴花,肤似白玉,整个身材匀称得让人不忍心将视线。这样一群可心的人儿,在时装的包装下,在化妆品的点缀下,在细细的高跟鞋的托举下,越发地了得了。
  她们时常肩挎精致的坤包,梦一样地走过长街,梦一样地微启朱唇,梦一样地眨着水灵灵的,梦一样地……给你一种“怡红院”重现于世的感觉。
  在很大程度上,成都女人的是得益于川西平原温润气候的滋养和冰洁的岷江水的浸润。成都的没有太烈的骄阳,因而成都女人的肌肤就没有南方女人的那种黝黑;成都的没有过猛的寒风,因而成都女人的肌肤就没有北方女人的那种粗糙。在这个夏有甘露、秋有爽风、冬有的里,要出一城的美人儿,就是当然的了。如果不出一城的美人儿,才咄咄怪事。
  不过,话又说回来,成都女人虽然靓丽,但这靓丽却是大气不足,小气有余,顶多也只是《》中袭人的角色。袭人是何许人?贾宝玉的贴身女佣是也!上著名的四大,没有一个是成都人;武则天不是,杨贵妃不是,慈喜娘娘不是,穆桂英不是,那个吟咏过“悲悲戚戚癫痫病发作后吐是什么原因,凄凄惨惨”的才女不是,甚至连苏小小和杜十娘也不是……成都好不容易出了个才女薛涛,却是古都长安人氏。卓文君是成都人了,但也只是一名酿酒的女工而已,同现在全兴酒厂的女工们没什么两样。当年林立果选妃,最终选定的也不是成都。当代中国的名模中,没有成都女人。被称为第一富婆的刘小庆,虽然在成都居住过很长一段,但仍不是地道的成都女人。
  由此看来,成都女人的美丽,只属于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见不得大场面,登不得大雅之堂,如同满街遍植的芙蓉花,长在街头,开在街头,香艳在街头,十足的马路,典型的芙蓉花仙,是也没有探出头的红杏。成都女人的美丽,名扬遐尔,却待字闺中四千多年,一代又一代,花开花落,美丽被囿于一种与之中了。
  成都女人的美丽,不是人不识,而是自不识,不像人家武媚娘,拼死拼活展示自己的内秀与外丽。也许是面对大多太浓太久的美,成都的女人们就不知道美的和了吧?或许只是把自身的美当成了平常之事,就像要开,要香一样,不足为奇了吧?
  应该说,成都女人对自身美丽的不识,是沿于历史的。在漫长的中,几乎没有名门旺族和达官贵人对成都女人的美作过有力的扶掖。三国时,刘备建都成都,几十年中,刘备等人竟没有推出过一个成都女子。如今看来,刘备应当愧对一城佳丽和满巷。在成都的近代史中,一些不入流的烂袍哥和土军阀,就更无力辉映成都女子的美丽了。在这样的情形下,成都的女人们就从上街嫁到下街,所生的长大后最远也就嫁到背街。这样地反反复复,循循环环,成都的女人们就随遇而安,嫁谁就从谁了。即便攀富,也不过攀了做针线纽扣买卖的小商贩,完全不会走南闯北,弄出些昭君出塞的轶闻佳话来,更不会如西施被越王差使去迷醉吴王。因此,成都女人的美丽,始终没能在历史的意义倾国倾城,与绝代佳人和国色天香总是无缘交臂。
  不过,这样也好,美丽的成都女人就少却薄命,获得了安详,不受人支使,也不被人玩耍;该织的就织,该耕的就耕,淡泊,致远,无所谓光荣与,也无所谓狂欢与悲痛。这样的美丽,倒也落得丹桂点点,,短笛横和张大千那《仕女图》的悠然写意。
  然而,当我写下这段时,我却蓦然发现自己成了又一个阿Q北京市海淀医院癫痫科怎么样……
  
  二
  
  成都女人的另一个特点是好吃。在平常,随时都能看见她们的嘴里在嚼东西。其实,她们嚼着的东西并不高档,无非是些瓜子、花生米和牛肉干之类的东西。有时没得吃的了,便捞几块泡菜,裹一点辣椒,旁若无人地嚼了起来。若是数个女子聚集在一处,便是大家的嘴都在嚼动,尤其是嗑瓜子,“咔叭”声是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瓜子皮从朱唇皓齿间轻轻跳出,悠然地溅落在地上。就是这样一张蠕动不息的嘴,还要摆龙门阵,哼歌儿,或唤小的上街去再买些东西来吃……因此,有人给了成都女人一个不算雅的雅号,叫做“五香嘴”和“好吃嘴”。
  爱吃零食的成都女人,给人的感觉是小日子过得安详而富顺,还给人一种悠然自得和两耳不闻窗外事。其实,这只是一种表象。成都女人在悠然地吃东西的时候,实际上是完全了自己在吃零食,也忘记了吃零食时的投入,她们把吃零食当成了一种形式和一种行为的陪衬,心头想的完全是另一码子事儿,这从她们摆的大小龙门阵中便可得知。另外,无论多急的事儿,对成都女人来说都显得漫不经心,并在这种漫不经心中将一件件事儿打理得顺顺当当。这一点,恰与北方女人相反。北方女人给人的感觉是,总有火烧眉毛的事儿在心头催人,因此她们总是风风火火的样子。再就是,即便是天塌下来了,成都女人也泰然对之,也要把最后一粒瓜子嗑了下去。实际上,这时候的成都女人嗑瓜子是假,想问题拿注意才是真。因此,许多年代下来,成都女人在悠然神情的掩饰下,成为中国最有心计的女人,最会拐弯磨角的女人。对于这一点,直爽而性急的外地人感到非常恼火,以至于怕娶成都女人做。
  商人们不管这许多,只管弄出些食品来让成都女人们闲嚼。闲嚼得越多越久,商家和厂家就越高兴。因此,四千多年下来,成都的各种名小吃在全国出了名。单说成都的一些小吃,就完全属于女人的食品。如:小碗的担担面、小碗的张凉粉、小碗的钟水饺、小碗的龙抄手等等。一是量少,二是味大,三是便宜。这些特点,完全迎合了一城的“五香嘴”和“好吃嘴”。逛几条街下来,花样吃尽,食欲过足,又花费不多。应该说,成都的名小吃,是被成都女人吃出名的,没有满城的“好吃嘴”就云南省癫痫病的医院在哪治没有成都的名小吃。
  在不知不觉中,成都女人吃出了以成都为中心的川菜。在川菜中,许多菜肴都是名出有典的,而这些典故又丰富了川菜文化的深厚内涵和历史底蕴,使其成为一个无可替代的伟大的菜系,而光彩全球。
  成都女人的嘴,从死鸡死鱼吃起,直到山珍海味,无所不吃,即便是毫无营养可言的食品,如毛肚之类,也照样大吃不误。为此,众多外地食品企业和餐饮企业冲着成都女人的嘴来到成都安营扎寨,但不出一年,便通通被成都女人吃成了五香味和麻辣味,吃成了川菜的外延,弄得不少外地来成都的食品和餐饮业主,不得不顺着成都的女人们,否则,便会倒闭。这时,成都女人就一边嗑瓜子,一边笑道:“那家海鲜馆,又垮杆了!”
  成都女人好吃,其实不是穷吃,也不是傻吃烂胀,她们不过是满足一种味觉上的刺激,过一种食欲瘾,这有点像们吸烟或喝酒。味觉上的满足,实际上是上的满足,这种满足是对温饱的一种超越,是对饮食文化的一种提升。这种整体上的对食品的和玩味,正是饮食文化能够在成都独放异彩的根本动因。
  外地人说吃在成都,但真正会玩味的,却只有成都的女人们。成都的女人们将川菜的麻、辣、酸、烫、鲜等等,早已玩味得炉火纯青。
  
  三
  
  成都女人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好打扮。
  应该说,好打扮是女人的天性。在西藏的一些蛮荒地带,女人为了不让皮肤干裂,但又没有润肤品,怎么办呢?她们就把牛油涂抹在肌肤上。牛油的气味虽然不太好闻,但能够保护皮肤,能够给人视觉上的光润和感觉上的舒服。从这一点来看,女人们对美的渴求已近乎于痴迷的状态。
  成都女人的好打扮,时常给人的感觉是离太远,显得有点华而不实。
  在大街上,我们随处可以看见:明明是开馆子的,要跑堂,要上菜,却穿着一套价值不菲的时装;本来是做杀鸡生意的,却要去染一头棕色的和红色的头发;明明是卖卤菜的,却在手指上戴满了金戒子,切卤菜的时候,戒子碰得菜刀叮当乱响;明明已半老许娘了,却硬要去纹眉、纹眼线,搞得两片眉毛漆黑而生硬,像是贴了两条黑胶布;个子矮一点就矮一点嘛,却要穿一双鞋底有砖郑州市羊羔疯医院专家在线头那么厚的鞋,走起路来,僵硬、古板、忸怩;一些女人,腰很粗,却偏偏要外扎;腿细如藤的硬是要穿健美裤,脖子短的却非要穿高高的高领衫……
  面对这样的女人,你真是拿她没辙了!
  好打扮和会打扮,完全是两回事。对此,我比较北京的,她们总是烫那种如同没有烫过的发式,化那种就像不曾化过的妆,即便是佩戴些饰物,也佩戴得恰到好处。而广州的姑娘们,虽然普遍没有成都女人漂亮,但他们却是十分会打扮自己的。她们以休闲为美,以宽松为美,以朴素为美,因而她们的穿着打扮都体现了这些特点。
  对女人来说,打扮的过程就是审美的过程,打扮的认定就是审美的认定,一旦打扮妥当了,就是审美的定格。在这样的前提下,不少成都女人对打扮的审美,一开始就出现了偏差。这种偏差是一种俗气的偏差和小市民式的偏差,而这样的偏差又无法让人接受和认同,因此就出现了一街的尴尬和难为情。
  不过,在成都的中,也有不少非常会打扮的,她们往往属于知识性的女性。这些女性已接近北京女人那不露痕迹的打扮和广州女人那洒脱自如的审美,并在成都形成一股前卫的态势,左右着成都女人的气质型审美,而进入到一种文化的范畴。
  成都的女人们不难打扮,因为她们天生丽质。
  成都的女人们又难以打扮,因为这需要一种文化的长久浸透。
  
  四
  
  四川盆地,是一个巨大的花盆,成都女人,就是这个花盆里的花。
  在这个花盆里,有四千多年的历史作为底肥,有千古岷江水的浇灌,还有之光的照耀,理应盛开出巾帼的奇葩。
  然而,真正让人掩卷长思的是:在二十一世纪,到底有多少成都女性能够在历史的大舞台上跳一曲华美的探戈和激越的迪斯科?究竟有多少成都女人能够摆脱人们对她们外表美的恭维性评价?
  成都女人不应该只是靓丽、好吃和好打扮,而应在历史中占有浓墨重彩的一页。
  因为,天府之国,自古人杰地灵……
  因为,环球,历来巾帼不让须眉……

[:]

© zw.eoqqu.com  地震射线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