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海陆煲 >

太傅大人,亲亲抱抱举高高_故事

  1.高颜值太傅来袭,请接驾

  乞巧节前夕,西晋国有使来访,来和本国皇帝商量一件关系到两国未来友好交往的大事。

  这件事的内容很快便举国皆知了。

  西晋国的八王爷要娶王妃,对象将会是本国公主中的一个。

  皇帝急忙召见他那十个还待字闺中的女儿,让画师画一幅美化过后的画像快马加鞭地送往西晋国。

  父皇派人来传召我的时候,我正专心的在御花园的一颗树上翘着课和周公下棋。宫里人素来知我脾气大,不敢叫醒我。以致父皇在御花园内玩数女儿的游戏时,数来数去,总觉得还少一个。

  于是,父皇发现在御花园偷懒的我后,雷霆大怒。缺席的我便被罚跪御花园的鹅卵石上,面石思过。

  第二天,画师来给我补画画像,可由于昨天跪了一晚的鹅卵石,整个人都不会站了,东倒西歪的站着,画师也跟着我东倒西歪的画,最后画出来的画像也是东倒西歪的,无论怎么美化也于事无补。

  据说八王爷收到画像后,评价了这么一句话:“有女如此,贵国皇帝也不容易啊。”

  使者回报时,父皇抹了一把辛酸泪,贴下皇榜,决定要给我请一个太傅一对一教导。目标:拥有一技之长,除了吃、喝、玩、乐、睡。

  我自幼天(懒)资(惰)聪(过)慧(人),才(啥)华(都)横(不)溢(会),为了不让自己太过完美招仇恨,所以在一开始所有的太傅就都被我用我的锦囊妙计撵走了。

  想想父皇真是多此一举,明明知道我已经准备好了种种手段,多的足以让那群迂腐的老头子们乖乖地卷铺盖走人。还要让他们被我打压,我想他们一定是哪里得罪了父皇,父皇趁机借我的手来整治他们一下,一定是这样的。

  但是万万没想到,这次来的居然不是一个老头子,而是一个美男子。

  初见水沐的时候,我正在御花园里斗蟋蟀,两个蟋蟀正打的激烈,就听见头顶响起一道清越的男声:“公主真是好兴致。”

  我一抬头,吓得直接把手中的蟋蟀罐连着罐子里的蟋蟀一起扔到了旁边的荷花池里。旁边的宫人纷纷往池子里跳,抢救皇帝的心头肉狂战士蟋蟀。

  就在那些下水的‘扑通’声里,仿佛听见了自己小心脏的不规律跳动声,‘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我捂着胸口感慨:“现在入官考试拼的都是容貌吧。”

  水沐嘴角抽了一抽,‘啪’的一声打开手里的折扇:“在下水沐,是公主的一对一太傅。”

  他居然不称臣!不行礼!长得好看就这么嚣张?

  但我不得不承认,父皇这次真的是下血本了,挑一个美男来给我当太傅,谁不知道我对美男毫无抵抗力。

  花痴间,在水沐的引领下来到书房:“琴棋书画,不知公主精通哪样?”

  “吃喝玩乐如何?”

  水沐为难的揉了揉太阳穴:“那么公主想先学哪样?”

  我认真地盯着水沐瞧了半晌,虽然他好看的能让天地为之黯然失色。但是我心知,此次西晋国来选八王妃,必定是选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我只用保持一窍不通就行了:“先学和周公下棋如何?”

  自以为给他出了一个难题,就算不拒绝也要为难一阵,那么她就可以趁机开溜。

  谁知水沐折扇轻摇,得出最后的结论:“那就先从女红学起吧。”

  什么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父皇你确定给我找的是太傅,不是疯子!不过为了看到水沐美人柔媚的拿着绣花针刺绣的模样,我就勉强答应看看吧。

  2.一入学府深似海,从此清白是路人

  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年轻了。

  这么年轻能当上太傅,肯定有两三把斧子。所以,想象中他柔媚的拿着绣花针的场景并没有出现,他喊来了一位顶级绣娘,传授我绣花大技。

  机智的我立刻掀桌子:“太傅不以身作则教学生,还要太傅作甚!”

  水沐不怒反笑:“皇上只交代过我,无论用什么方法,只要能让你有一技之长即可。必要时,可用非常手段。更何况陛下并未说要我亲自教你。”

  我靠,耍赖,我也会!“你不亲自教,我也不学了,有本事你来打我啊~”

  “打你,这倒不必。”水沐轻轻挑了挑秀眉,一旁的宦臣呈上一把剑,他施施然接过,放在我面前:“这就是皇上的非常手段,如果你教而不学,他就当自己当年生了一个叉烧罢了。”

  待我看清那把剑时,脚下一软:“那谁,快来扶我一把。”

  上斩昏君,下斩奸臣的尚方宝剑就这么赐(Meiwen.com.cn)出去,真的好吗?

  我忧伤的浑身发软。尊严虽然很重要,但是小命更重要,为了不成为第一个死于尚方宝剑下的公主,于是我泪流满面的接过水沐递过来的绣花针。

  捏着绣花针的我,在水沐的眼皮子底下战战兢兢的学着女红,不到半个时辰,那张素帕上已经遍布点点血迹了。

  十指连心,我疼得那叫一撕心裂肺,一怒之下,再次掀桌。

  一直坐在一旁品茶的水沐闻声抬起双眸,用手按住桌上的尚方宝剑:“公主有事?”

  宝剑还未出鞘便让我抖了三抖,摆了摆手:“没事没事,就是太激动了。”

  “哦~是吗?既然这么激动一定是技法大涨,我来看看。”他站起身,带着宝剑坐到我身边。

  看你妹啊!

  我愤愤不平的使劲戳素帕,一不留神,又戳到自己的手指上。

  水沐凑近,在帕子的上使劲看了看:“公主真是别出心裁啊,这绣的可是浴血凤凰?”

  我不由得佩服起水沐的想象力,是在没好意思告诉他,我只是觉得肚子饿了,就绣了只鸡腿。

  水沐看着我血迹斑斑的十个手指头,不禁皱眉,让宫人拿来伤药,并亲自替我包扎。

  不得不说,水沐包扎的本领可以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不多时,我的手上便多了十个臃肿的‘萝卜’。

  我举着手指放在水沐身前:“太傅抗癫痫药物对患者产生哪些危害,我觉得我的伤好重,需要静养一段时间了。”

  水沐把我按回座位上:“公主,做人要有始有终,绣完再走。”

  我恼了,瞪向水沐:“我手都这样了,你要我用脚趾绣啊!”

  我想应该是我视死如归的眼神终于打动了水沐,他叹了一口气,他俯下身抓住我的两只手:“我帮你。”

  下一刻只觉得一个温暖的胸膛贴了上来,他的两只手握着我的两只手,带我穿针引线,在素帕上戳来戳去,笨拙程度和我不相上下。

  他那温润的气息就喷在我的耳后,我浑身僵硬。更让人吐血的是,我那群不着调的姐妹们来找我玩,什么时候不好,偏偏这个时候。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到甘乐殿

  ,然后看到我和水沐紧紧相贴的一幕,集体倒吸一口气。

  然后她们就齐刷刷的掉头跑了出去,我欲哭无泪,我想,我的姐妹们一定误会什么了,跑去父皇哪里告状了。

  我‘唰’的一下站起身,一个用力过猛,后脑勺撞上了水沐的鼻子。我揉着脑袋,他捂着鼻子。两人大眼瞪小眼。

  我气得跳脚:“姓苏的,你毁我清白,你要对我负责!”

  水沐捂着鼻子,同样愤怒道:“你毁我鼻子,你也要对我负责!”

  3.完蛋了,被盯上了

  等到我火急火急的拉着水沐前去给父皇解释时,谁知一踏入御书房,就看见站满御书房的姐妹们,急忙扯水沐冲到父皇面前:“父皇你听我解释!”

  父皇朝我看来,眼睛一亮,急冲冲走了过来,然后无情的越过我,握住水沐的手:“爱卿啊,我的女儿就交给你了……”

  只是握着手绣了一只巨丑的鸡腿而已,怎么就把自己的终身交付出去了?表示接受无能啊,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想多了。

  父皇托付的不仅仅是我,还有其余九个女儿。

  只因为水沐的这幅皮囊太国色天香了,握着我绣鸡腿的手时,还偏生是一副款款情深的模样。

  然后我的不着调的姐妹们瞬间被水沐的美貌给俘获了,春心大发,争相想要成为水沐的学生,父皇谁都不好偏袒,所以,原本的一对一教导就变成了和原来在学堂里学习一般。

  我以为人变多了,就能逃过一劫,可是水沐眼尖得很。

  这天我躲在甘乐殿内睡懒觉,没去上课,水沐便拎着尚方宝剑一路畅通无阻的闯了进来。站在帷帐外冷冷道:“公主想自己起来,还是用尚方宝剑帮助公主起来?”

  好梦正酣,被吵醒本来就一肚子火,没好气的回了他:“我选择不起!”

  “是吗?在下还有一个选择没有说出,就是由水沐抱公主起来。看来公主是选择这个咯。”话音未落,帷帐被猛地掀起,水沐探进身子,俯在我的上方,笑意浅浅。

  我脸上一热,外面可是一堆宫人,这得是多少双眼睛看见他半个身子爬进了她的床!

  我欲哭无泪:“我的清白啊!”

  水沐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彼此彼此!”

  我咬牙,这人哪里像太傅了,明明就一流氓。

  恨恨的下了床穿衣,早饭都没吃便被拉到御花园。我的那些不着调的九个姐妹儿们早早就候在那里了。满园胭脂色,环肥燕瘦,应有尽有。

  水沐指了指离他最近的位置:“你坐这。”

  坐在他眼皮子底下,岂不是连偷溜的机会都没了,我瞪眼抗议:“凭什么?”

  水沐摸了摸腰间的尚方宝剑,笑看向我。

  你赢了,我坐。

  水沐今天教的是瑶琴,于是各种各样魔音灌耳的琴声响彻了整个御花园。除了我都抓紧机会大秀琴技,只要是水沐望去的方向,那个方向的人就更加卖力的弹。

  场面逐渐混乱,大有打群架之势。

  于是乐不可支的我趁着混乱溜了出来。那么多个女人,还每个都长得差不多的脸,水沐定然认不出来谁是谁。

  顺着小道回自己温馨的寝宫。

  从小到大,父皇从来都没有准确的叫出过每个公主的名字,甚至分不清谁是谁,我想水沐一定和父皇一样头疼。

  我正想着,一袭蓝色身影突然出现,抬起头,看见面色不善的水沐。

  他的声音冷冷的:“公主真是逃得一手好课。”

  我一震,那么混乱的场面,他居然还能发现逃了的她,颤颤巍巍的往后退了几步,被太傅认了脸,后果一般不会太好。

  然后就被他拎回了课堂,作为反面例子被教训了一顿,做了一回儆猴的鸡。

  “婉宁公主擅自逃课,罚抄《礼记》五十遍,以儆效尤!”

  我含住涌上喉间一口老血,瞬间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黑暗!

  4.我的女人你也敢动!

  被水沐关照的日子着实不好过,我逃课,他罚我抄书;我姐妹逃课,他还是罚我抄书,真真是太过分了!

  要不是忌惮他手上的尚方宝剑,早就撂担子不干走人了。

  我思索了正正好几天,觉得自己总是被盯着,就是一个原因,没有贿赂他。

  这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我邀请水沐陪我一起出宫逛逛。水沐在宫里呆的久了,一听说我带他出去走走,立马就答应了。

  我自小爱玩,京城里的大街小巷都是熟的不能再熟。换上男装,领着水沐,大摇大摆的踏进一家乐坊。

  水沐用赞赏的眼光看向我:“乐能修身养性,公主能这样,在下甚是欣慰啊。”

  可惜水沐欣慰的眼光并没有持续太久,在许多衣着暴露的舞姬踏着柔媚的脚步进来之时,脸就彻底变黑了。

  我搂住缠着我的一个舞姬,接过舞姬递来的一杯酒,一饮而尽,水沐的脸色更黑了。

  我亲自过去给他斟酒:“太傅,这些日子辛苦你了,不知这些礼物太傅可还喜欢?”

  水沐挑眉,似笑非笑:“在下只是教教课,公主却要抄那么多的书,还是公主辛苦些。”

  知道我辛苦还让我抄那么多书!

  不就是因为没有早早的贿赂你沈阳都有哪些癫痫病医院嘛!

  为了自己的美好未来忍住想要咆哮的心,沉住气,频频给水沐敬酒。水沐倒是毫不推脱,只要我敬酒,他就喝喝喝,丝毫没注意到我喝的是清水。

  不多时,水沐便醉了,抓着我的手不放,喊了好多人终于掰开后,三下两下放入一个舞姬房内。

  我望着水沐被抬进去的身影奸笑,心想,这个大礼够大了吧,以后就不该总是那么的‘关照’她了吧。

  本着不看白不看的原则,趴在窗户外,房内的床吱吱呀呀晃得直响,没想到那个水沐床上功夫挺厉害的。

  我正看的起劲,身后突然传出一个声音:“公主在看什么?”

  我一僵,回过头去,看着笑吟吟对着我说话的人,转过头看看屋内还在晃动的床。

  他…怎么还清醒着?那屋内的是谁?

  我颤抖的应道:“本…本公主在体察民情。”

  水沐挑眉,看了看窗内:“是吗?好看吗?”

  我没回答,鼓足勇气走到室内,掀开被子,发现舞姬被五花大绑的放在床上,委屈的直哭。

  她可是花魁啊!这绑的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他怎么可以这么糟蹋!

  水沐理直气壮的回道:“在下已心有所属,恕不能接受公主的好意。”

  我愣了愣,想问心有所属的是谁,就见一个酒气冲天的酒鬼喊着花魁的名字冲了进来,看到我,竟摇摇晃晃的扑了上来:“哟,新来的小倌模样不错,小爷包了。”

  我

  女扮男装时,最讨厌被别人叫小倌。袖子一撸,就要上去胖揍那酒鬼一顿时,谁知道水沐那么一扯,帽子就这么掉了,青丝垂落。

  那酒鬼看直了眼:“原来是个姑娘,来来来,今夜好好伺候大爷!”

  我确定我的脸已经黑了,水沐的脸色看起来更黑,一把将我拉至身后:“不想死就滚!”

  酒鬼不知死活的挪到水沐跟前:“凭什么!她又不是你的女人,小爷有钱!”

  话音未落,酒鬼已经被打的倒落在地,毫无反抗之力。

  水沐居高临下的看着酒鬼,声音慵懒:“就凭她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你也敢动!”

  我原本还在一旁摩拳擦掌的准备补上几脚,水沐这话一出,顿时两脚一软,差点仰个四脚朝天。

  好在水沐眼疾手快,紧紧地接住了我,邪魅的笑容挂在脸上越发的闪耀:“要我抱你就直说!”

  听完这句话后,我原本在心口乱撞的小鹿立刻消失不见,然后狠狠地踹了水沐一脚。

  “流氓。”

  5.原来他就是八王爷啊

  回到皇宫后,我时常会做一个梦,梦里水沐抱着我,花前月下,柔情似水:“婉宁,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我每次都是流口水把自己呛醒的,长此以往,我就显得精神萎靡,格外憔悴。所以每回水沐上课时,我大部分时间都在补没做完的美梦。

  由于我的课桌离他最近,有时他忍无可忍,过来敲我的桌子,我迷糊的睁开眼,就看见他底下头看着我,身后是一抹温暖的残阳。

  他嘴角依旧挂着那抹似是而非的笑容:“婉宁公主,你来重复一遍我刚刚说的诗?”

  我一脸茫然的摇头,他轻轻摇晃了一下手上的折扇,缓缓道:“不知道,那就抄吧,老规矩,一百遍。”

  完了完了,现在竟连他罚我抄书的语气我都觉得温柔无比。捂住扑通扑通跳不停地小心脏,我一定是坠入爱河了!

  坠入爱河这件事对我这种毫无恋爱经验的小姑娘来说,实在是状况百出。

  在我低头默默抄书时,六姐跑去请教水沐诗词,大庭广众之下,眉来眼去,暗送秋波。

  我瞬间被刺激的清醒无比,好想对着六姐大吼一声:混蛋啊!放开我男人!

  水沐也不闪躲,笑吟吟的给她解说着。我那个怒火叫一个中烧,火烧屁股了,掀翻桌子拔腿就往父皇的御书房里跑。

  我觉得这件事不能再拖了,一定要让父皇把水沐赐给我,当我的驸马。多年以来的生存经验告诉我,在皇宫里看上一样东西,就要先下手为强,后下手你连个屁都没有。

  父皇不再御书房,我便百无聊赖的趴在书桌上,翻翻父皇的书卷,突然一卷画像滚了出来,标注:西晋国八王爷之画像。

  于是好奇的我打开了画卷,一个背影,一个侧脸。为什么能给我以这么熟悉的感觉呢?仔细研究过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侧脸,这背影,我日日见夜夜见。这个人可以百分百确定就是水沐无疑了!

  我跌跌撞撞的走出御书房,根本不用求,因为父皇根本就也不会同意将水沐赐给我当驸马。因为水沐就不是真的来当太傅的,是来选八王妃的。

  难怪他不称臣,不用行礼,难怪他能在皇宫里横着走,难怪姐妹们看见他就像是蜜蜂看见蜂蜜似得。

  我表示已经淡定不下来了,迅速跑到教课的地方,想要再看一下那侧脸那背影,最后再确认一次。

  刚踏入课堂时,正巧水沐也下课了,离我只有百步之遥,刚要追上去,一个宫人迎了上去唤了一声“王爷”。

  我一个踉跄,当场扑倒在地。一动不动的保持着面朝大地的姿势思考人生。

  突然身子一轻,有人抱起了我的身子,那人说话的声音还带着浓浓的笑意:“公主为何行此大礼?”

  我抬起头,见水沐笑意盈盈的那张脸就在眼前,认命的哀嚎了一声。一想到自己有那么多个情敌,就觉得心好累,压力好大啊!

  6.为成为八王妃而奋斗

  在一个月色冷清的夜晚,我找了个请教功课的借口,跑去找水沐,准备和他交流一下思想感情。

  水沐正在院子里自斟自饮,见到我时,嘴角微翘,眉眼间全是笑意:“公主最近时时来我这院子,不怕别人说闲话毁清白了?”

  我强装淡定:“清白是什么?好吃吗?”

  水沐笑而不语。

  我自觉地在他身边坐下,他瞥了我一眼,倾身过来:“公主这么晚了特意过来,不会只是为了坐在这看月亮吧?”

  我30岁的年轻人会发生癫痫病吗?吞了吞口水,憋了半天,拐弯抹角的开了口:“就是想问问你,你觉得西晋国八王爷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水沐狐疑的看了我一眼:“八王爷娶王妃定然是娶贤良淑德、高贵大方的姑娘。”

  自我懂事以来,贤良淑德、高贵大方都是用来形容人虚伪的,所以我从不沾边。

  我急了:“可你不是挺喜欢我的吗!”

  水沐抿了抿嘴:“水沐喜欢的,八王爷不一定喜欢,还有…”

  说话的声音顿了顿,有朝我靠近了些:“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你呢?”

  他让我坐在他眼皮子底下读书,逛窑子时因有人调戏我而勃然大怒大打开手,这些,应该都是喜欢我的表现吧?

  水沐的眼睛在清冷的月色下显得更加深邃,我下意识的侧过了头,慌忙起身后退,冷不丁的装上身后的柱子,一时间疼得泪眼汪汪的。

  我刚捂上后脑勺,身子已经被扯了过去,跌坐在水沐怀中,一边帮我揉了揉鼓起的包,一边叹气:“像你这么单蠢的姑娘,动不动就把自己弄伤,以后有你夫君心疼的!”

  他皱眉担忧看着我,好像他口中说的未来的夫君就是他一样。

  任我平时再怎么大大咧咧的,此刻也能像小鸟一般依偎在他怀中思考未来。

  他说他水沐喜欢的,八王爷不一定喜欢。应该是因为,在这他只是一个太傅,在西晋国,他就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八王爷,一定要娶一个贤良淑德的女人镇宅,好解决他的后院之忧。

  我好好想了想,终于明白他为何要让我勤奋努力刻苦的学习琴棋书画了,那满满的都是爱啊!

  好,下定决心了,我抬起头坚定的看向他:“其实我也很好的,请继续喜欢我吧!”

  水沐怔了征:“说说你哪里好?”

  我骄傲的挺起胸膛:“我能镇宅!”

  水沐闷笑几声,我抗议道:“你笑什么……”

  话音未落,他已经低下头,轻轻在我的唇上辗转。

  半晌他才放开我,趁着我大喘气的时候,埋头在我的颈窝,低低的笑:“既然公主开了金口,那我就勉强的继续喜欢你吧。”

  一直到水沐把我送回甘乐

  殿,我还傻乎乎的笑得合不拢嘴,吓得宫人们都以为我得了失心疯。

  从小到大,我认准了一件事就会卯足了劲去做,比如现在为了成为水沐的八王妃,我决定要改掉身上所有的坏毛病。让水沐知道我的贤良淑德,还可以帮他镇宅!

  于是我在我的每本书上都写了九个字来激励自己:为成为八王妃而奋斗!

  7.选我选我快选我

  为了成为一个可以镇宅的王妃,我过上了起得比鸡早,谁的比狗晚的日子。

  我将我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学习琴棋书画,水沐上课的时候,我听得比谁都认真,这一点让水沐颇为惊喜。

  他一惊喜就喜欢点我回答问题,每答对一题,他眼里的赞赏便多上一分。

  我这股要将前浪拍死在沙滩上的气势,让姐妹们人人自危,于是乎一个个的都缠着水沐请教功课,让水沐一个头两个大。

  这次我想当淡定,她们都不知道,我曾经和水沐已经花前月下,海誓山盟了。相当于半个屁股已经坐上了八王妃的位置,你们已经算不上什么威胁了。

  或许是我太久没有找水沐探讨人生了,这日,水沐竟到我的甘乐殿兴师问罪。

  我捧著书,坐在后院里摇头晃脑的读,突然手中一空,一回头,水沐笑语盈盈地看着我。

  许久没有独处,现在一看到他,就会想起那个夜晚,脸上顿时登的一热。

  周围还站着许多宫人,我做贼心虚的喊他时改了口:“水…太傅找我有什么事吗?”

  水沐轻挑起眉,晃了晃手中的书:“没什么事,就是来抽查公主书背的如何了。”

  说罢,他翻了翻书,我最近如此用功读书,自是不怕他抽查的,然而,他翻着翻着脸色却变了。

  我探头看去,‘为成为八王妃而奋斗’这九个大字就这么简单直白的映入眼帘。

  我伸手去抢,水沐脸色古怪的看向我:“难怪公主最近如此用功,原来是为了八王爷。”

  好在我自幼脸皮够厚,已经磨砺出一番金刚不坏之身,我看着水沐:“你说过八王爷喜欢贤良淑德、高贵大方的姑娘。”

  我抬起头,当着水沐的面转了一圈,示意他看我多么有成为八王妃的潜质。

  水沐靠在树上,树叶的阴影落在他的脸上,让人看不起他的表情:“不知公主何时喜欢上的八王爷。”

  原以为自己脸皮够厚,没想到水沐的脸皮更厚,这不是逼着我在大庭广众之下对着他表白嘛!

  不过,该出手时就出手,该拍马屁时,我也不含糊:“我从小就仰慕八王爷,立志要成为他的妻,无论路途有多艰险,我都会力排万难,勇往直前……”

  水沐打断了我:“从小?公主对这八王爷的情可真是源远流长啊。”

  我放下矜持:“所以,你看我成为王妃的概率大吗?”

  那会我用我眼睛告诉他的话是:选我!选我!快选我!

  但水沐只是站直了身子,然后满脸笑容古怪的告诉我:“能否成为八王爷的王妃,三日后便可知晓答案。”

  说罢,他没有再停留,便大步的跨出了甘乐殿。

  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只觉得男人心,海底针,我为他埋头苦读、勤奋学习、还有赤裸裸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告白,他居然甩袖走人。

  于是我托腮思考了良久,得出一个结论,水沐那是傲娇的害羞的跑了。

  8.人生的大起大落

  三日之后,父皇果然传召了我。

  我欢天喜地的前往御书房,连惊喜害羞的表情都排练好了,绝对纯天然,毫无瑕疵。然而等我到了御书房,才发现等待我的不是惊喜,而是惊吓。

  我一进御书房,就看见父皇气势汹汹的拿过一根棍子朝我走了过来。

  我下意识拔腿就跑,父皇锲而不舍的追着:“你个不孝女,贵为金枝玉叶,居然去逛窑子!”

引起睡眠性癫痫的病因都是什么

  没想到去乐坊的事居然败露了,机智的我立马将水沐搬了出来:“父皇这是个误会,不信你可以去问水沐啊!”

  父皇勃然大怒:“这件事就是他告诉我的!”

  我猛地停了下来,父皇手上的棍子却没来得及收起来,‘啪’的一声打在了我的背上,被打的那一块就是火辣辣的疼。

  我火大的撸起袖子:“水沐人呢?”

  身为我未来的夫君,居然如此没义气,我要罚他跪搓衣板,困在茅坑一天不许出来!

  父皇气的胡子发癫:“你可知道水沐是来干嘛的?是来选妃的!枉费朕特意推荐你,给你机会,你却不珍惜,人家已经带着你六姐回西晋国了。”

  下一刻,我已经飞奔了出去。

  开什么玩笑,那个和我在一起花前月下,还说会继续喜欢我的水沐怎么会选择别人呢?这移情别恋的太快了!

  我不信,我要亲自去问问!

  我跌跌撞撞的跑出宫门,看到那浩浩荡荡的娶亲仪仗。六姐从马车里探出头不知道在说什么,水沐一身王爷装扮,骑在马上,耐心倾听。

  那一刻,我觉得心如死灰也不过如此。整个脑袋空空的,接下来做的事全凭本能。

  因为喜欢,所以即使他没有选择我当王妃,我仍旧希望嫁给他。想象中是本能的偷偷摸摸的溜上车,然后趁六姐一个不注意,砸晕,来个李代桃僵,狸猫换太子。反正任性了那么多年了,也不差这一次。

  可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总是那么大,就连偷溜进队伍都很难,更何况砸晕六姐李代桃僵。

  我只是偷偷地,还没摸摸的,就被护卫当场逮住。

  马上那人皱眉回头,立刻策马向我过来:“婉宁,你在这做什么?”

  我试图讨价还价:“其实,姐妹同嫁一个丈夫也不失为美事一桩,不如……”

  话还没有说完,便换来水沐的一声断喝:“胡闹!”

  这样都不肯?实在是欺人太甚!我咬牙切齿道:“你到底为什么不选我!”

  水沐的声音冷冰冰的如同千年寒冰一般:“因为八王妃的人选,早在画像上交那日便内定好了。婉宁,你死心吧!”

  我一怔,那也就是说是在他当我太傅之前就定好了的!

  那这段时间,他待我,只是逢场作戏吗?临走前,怕我死死纠缠,所以就去父皇那告我状,说我去逛窑子,毁我清誉,好连纠缠他的机会都没有,是这样吗……

  为什么真相总是那么伤人,我蹬蹬蹬的往后退了几步,为什么人生的大起大落可以有这么大,袭刺激的我都两眼发黑,腿一软,便晕了过去。

  9.你是我内定好的九王妃

  我大病了一场,昏昏沉沉的睡了大半月,清醒过来时,我逮住一个宫女问了问,才知道我六姐就在昨日已经正式成为了八王妃。

  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于是我哀伤的又

  在被子里闷了几日。

  人人都晓得,我为了成为八王妃,很是没脸没皮的大闹了一场,人没有捞到,清誉全部毁没了。

  当所有人都在担忧我会不会想不开时,我从床上一跃而起,开始给水沐写信,不分昼夜的写,一麻袋一麻袋的寄过去,往往八王爷府上送。

  好在当初为了成为八王妃那些学问没有白学,我引经据典的运用了经典名句来痛骂八王爷的丧尽天良、道貌岸然,欺骗我一个未曾经历过情事的无知少女,还全是不带重样的。

  就在我即将写满一千封时,得来消息,八王爷陪八王妃回来探亲了。

  我写那么多骂他的话,不过是因为我想他。我想他即使是回信来骂我也好,可以他没有。或许是因为他已经不在乎了,我想他也不愿意再见到我了。

  我杵在树下抹眼泪,正抹着,就看见一个宫人推着一个人朝我走来。

  我定睛一看,宫人推着的那张轮椅上坐着的那个人不是水沐吗!多日不见,瘦了就算了,怎么还瘸了?难(Meiwen.com.cn)道我咒骂的全都灵验了?不是吧!

  我愧疚的很,扑了上去,嚎啕大哭。

  轮椅上的人,叹了一口气:“我就是来看看,骂我的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小姑娘,没想到竟然是个爱哭鬼。九弟,你还不出来!”

  我抬起头,就看见一个蓝色的身影闪了出来,摇着扇子笑意盈盈的样子,不是水沐还能有谁能做到这番翩翩少年的模样。

  我揉了揉眼睛,是自己哭的太久了吗?居然有两个水沐!

  一定是自己太思念水沐而产生幻觉了。

  水沐站在我面前:“你不是从小就仰慕八王爷吗?现在人送到你面前,你怎么反倒认不出来了?”

  我一震,这真的是一个天大的误会啊!原来八王爷不是水沐啊!

  水沐伸手抓住我颤抖的手:“小笨蛋,八哥和我是同胞而生的,面容有八分相似,不过由于腿脚不便,又公务缠身,我代替他来看看,他看上的六公主,就你傻乎乎的,还糊里糊涂!”

  我继续抖了抖手:“你耍我!”

  水沐说:“你说你从小一直都很仰慕我八哥,所以我只好尽快送六公主过去,好断了你的念想罢了。”

  他皱了皱眉,手却在不知何时环抱住了我:“更何况当时你父皇,竟然也很有将你嫁给我八哥的意思,所以我就只能耍一点小手段了。”

  所以让父皇知道我的任意妄为,父皇也就没有脸面推荐我当王妃了,以后除了水沐,就没人敢娶我了。

  我疑惑:“那你现在又怎么知道我喜欢的是你呢?”

  “多亏了你写过去的那一摞一摞的骂人的信,我才知道你闹了那么大的一个乌龙。”水沐低头抵住我的额头,轻声道:“你可知,在画像送到西晋国那日,我就已经心有所属了。”

  我心如擂鼓,还晓得要矜持的挣扎一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水沐将我抱得更紧:“婉宁,嫁给我,做我的九王妃可好?”

  我轻声回到:“好。”

  看着抱着自己一脸情深的水沐,瞬间觉得未来一片光明。

© zw.eoqqu.com  地震射线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