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湖南省 >

井_经典美文

  丁立是一个要强的青年,自己经营着一个很小的打字复印社,主要是给人复印证件,打个合同,拍拍证件照,再就是做标书——这是耗时耗力但是利润比较大的业务了。

  整个店里就他自己一个人经营,因为雇人的成本有点高,他负担不起,光是房租就够自己挣一段时间的。本来就不宽裕的生活,加上忙碌的工作,使他本就消瘦的身体更显疲惫,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还是很好,两只高度近视的眼睛注视着电脑屏幕,很认真的核对着昨晚加班做出来的标书初稿。一会儿用计算器计算数据,一会儿仔细斟酌一行行的文字。这个标书做好价值一千五百元,不是什么大业务,但是对于自己来说可比复印身份证强了不止百倍。

  快九点了,没有吃早餐的丁立伸了个懒腰,摸摸咕噜叫的肚子,又埋入电脑中。

  “你好,麻烦复印一下身份证。”一个女孩的声音。

  丁立听出了清翠、朝气、略带农村腔调的悦耳声。他站起身来想接待今天第一个来店的顾客;等他转过身,看到那个女孩的时候,他心中一动:略瘦,一米六五的身材,头发刚披过肩头,白色毛衫浅蓝色牛仔裤外面套一件深蓝色风衣,略施粉黛的脸上露出真诚的微笑。这个模样真的就是自己梦中多次出现过的,没想到在生活中能遇到,莫不是桃花运到了?还是姻缘该来了?

  对于26岁还单身的自己,他真是好想谈一场恋爱,就是与眼前的这种女孩。由于看的着迷,以至于伸出去的手并没有接到女孩子伸过来的身份证,而是碰到了女孩纤纤玉手,女孩本能的往回撤手,身份证掉在柜台上,女孩一脸的尴尬、面色腓红。

  丁立感觉到自己失了态,也红着脸说了句:“不好意思……”忙拿起女孩的身份证来:李佳音,好清纯诗意的名字。身份证上的头像比女孩还漂亮,说明女孩是那种很上像的人,将来照婚纱照肯定是超级好看!丁立想的有点远……

  回过神来,丁立看了一下地址:xxx市xxx县xx乡井沟村,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村落?应该离自己很远吧?丁立思索着。

  “多少钱?”女孩接过刚刚复印好的身份证复印件,问道。

  “五毛;你们村离这多远呀?村里有口井吗”丁立顺便问了一句,也是为了能与女孩多交流交流,哪怕只是多说几句话。

  “我也不知道,大约一百多公里吧!有一口井的。”女孩回答道,随后又说:“我没带钱,微信转你吧!”

  “那你加我微信吧,我天天在店里,欢迎常来。”丁立赶紧找出微信二维码,递给女孩。

  女孩本不想加微信,想着直接扫码付款,听丁立这么一说,感觉也无所谓了,大不了付完款就拉黑,再说丁立长得也还行,最重要的是不像坏人,出门在外多个朋友多条路。这么想着也就加了微信好友。

  丁立看着女孩飘走了,望着那轻盈飘逸的背影呆了一会,又摇摇头坐回电脑前“随缘吧!”,神情失落的他,自言自语道。

  (2)

  忙了一天,晚上丁立犒劳了自己一下,很奢侈的去吃了一碗羊肉汤,还炒了一个小菜,喝了两瓶啤酒。打着饱嗝回到店里的小窝——其实就是自己在店里偏里面的位置找焊工焊的一个二层隔板,上面自己睡,下面当货架;虽然自己的家离市区不远,可这样方便加班,又可以省去再租宿舍的钱,这年头钱不好挣,就得省着点花。

  躺在冰凉的床板上,想着白天的那个女孩,越想越显孤单寂寞;想睡觉,可那女孩总是在眼前晃来晃去,摸不着也看不清。翻来覆去,最终还是睡不着,丁立鼓起勇气拿起手机打开微信。

  “美女好!在吗?”丁立试探着发了一条信息。

  “睡了吗?”

  …… ……

  等待,一分钟,三分钟…… 还是没有回信。是不是睡了?还是她不想理陌生人?还是人家有男朋友,在一起?丁立胡思乱想着。

  “没睡,刚才洗漱了,才看到。”终于等到女孩回话。<预防小儿癫痫的4大法宝/p>

  “还以为你和男朋友在一起不方便呢?”丁立迅速抓起刚刚放在一边的手机,用激动的心情速回了信息。

  “呵呵,光棍一个,哪有人要,又丑又穷的!”很奇怪,漂亮的女孩都会说自己丑。

  “这个可以有,就怕你眼光高。”丁立庆幸着,看来自已的好姻缘来了,中意的女孩刚好没有男朋友,这可是上天赐予的最好的礼物了!

  “还什么眼光,有人要就不错了……”女孩有点自卑,因为自己的家庭生活不宽裕,还有个弟弟也到了结婚的年龄,再加上自己的工作也不好,几次相亲都没成;人家一听她们那要的彩礼那么高,都打了退堂鼓。

  其实女孩对丁立还是很有好感的,不然也不会陪他聊天。

  “既然没人要,那你这个宝我可捡了啊!呵呵……”喝了点酒的丁立,脸皮厚了不少,清醒的时候他一定不敢这么直接。

  “宝,……?”李佳音暗羞着。

  “对,你就是我的宝,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认定你是我的女神!我喜欢你!我要追你!”丁立一口气说完,看来酒还真是个好东西,平日里看见女孩都脸红的人,竟然能说出这么坚定的话!不知道真是酒的作用还是对爱情的无限渴望。

  “你……”佳音无音,这太突然了,虽然内心是高兴的,但她有点接受不了,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她不确定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生是不是渣男,是不是只为了垂涎自己的身体才这么直白,更不能断定与他的关系能走到哪一步,毕竟丁立的家庭情况从他的衣着打扮等方面看不出来是个有钱人,或者说是个富二代,这远远不够自己母亲要求的找对象的条件:“必须有车有房有钱,好下重礼迎娶,也为了让你弟弟凑出个娶媳妇的钱!”

  (3)

  虽然自己也是亲生的女儿,但李佳音总感觉自己是为了卖个好价钱,为了给弟弟娶媳妇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或者说这就是自己亲生母亲的内心深处的真实的自私透顶的想法。可是静下心来想想,自己作为姐姐,又何尝不应该为弟弟付出点什么呢?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在那个穷山僻壤的山村里,负了好几代人的家庭里,自己的父母又能想到什么别的好办法呢?李佳音躺下身来,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

  “怎么了?是不是太直接吓到你了?……”丁立很怕女孩生气,更害怕因为自己的直接,她不再理会自己。在女孩好一会不说话的情况下,他着急了。

  “太晚了,我先休息了……”佳音没有回答,她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也渴望拥有真正的爱情,但是又怕会遭到父母的反对,走不到结婚礼堂。

  “你不回答我就当你是默许了,从明天开始,不……从现在开始我就发起攻势,不追到你不罢休……”丁立趁着酒意未消耍起了无赖!都说  “人不为己 天诛地灭” ,何况这是自己的终身大事,不上点心怎么行?

  “尴尬、捂脸”女孩什么也没说,只发了两个无语的表情。

  “玫瑰、玫瑰、玫瑰”丁立赶紧发了过去三朵玫瑰花,这个是世界上的人都明白的寓意,也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晚安,好梦!”丁立又发了个小祝福,虽然自己不想结束与她的对话聊天,但该说的已经说了,该表明的也表明了,可真不好再勉强自己的心上人儿。

  “安…… ……”李佳音赶紧结束了这次聊天,内心却无比的激动,她能感受到来自远方那炽热的情感,是那么的热烈,那么的无法阻挡……

  (4)

  漆黑的夜晚,有的人已经入眠,可这两个一见倾心的人却翻来返去的睡不着。

  先睡着的是丁立,可能是喝了酒的原因,更或是别的什么让他很释怀很轻松,睡得很沉;睡梦里他与佳音相恋相知,最终入了洞房…… ……,他做的是一个——春梦。

  后入眠的李佳音也做了一个梦———她们相恋相爱,最终她穿上了洁白的婚纱礼服,步入婚姻殿堂,就在主持人问:“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小儿癫痷好治吗军海勊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无论贫穷还是富贵,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的时候,李佳音羞羞的,刚要说:“我愿意!”却被一句声撕力竭的“她不愿意!”打断了,她顺着声音望去,母亲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好似女巫的模样,正飘向她们,施展着魔法阻止他们的婚礼!

  佳音眼看着母亲一挥手,一团黑雾直奔新郎,“不,你为什么要这样?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我要的夜明珠他并没有给我,若想娶你,必须用夜明珠来换!”女巫样的母亲恶狠狠的说。

  新郎是没有夜明珠的,瞬间,他就化为了灰烬。

  被噩梦惊醒的李佳音满头大汗,她用双手抓了抓头发:“这只是个梦,不会成为真的,还没开始恋爱呢,怎么会这样?”她不知所措的说着胡话。

  两个梦中人再也睡不着了,一个赶紧起床换了内裤,一个无精打采的坐在马桶上。

  (5)

  “早上好!美女,梦到我了吗?”丁立收拾完自己先给李佳音发了一个微信。 

  “早,你是不是太自恋了,我为啥要梦到你?”李佳音还做在马桶上。

  “错,我不是自恋,我是有病……”…

  “有病?…… ……”李佳音疑惑着:“什么病,说你自恋怎么谈到有病了?有病还要追我?是什么人呀?!”

  “是啊,我有相思病,我以为我对你相思,梦见你,你就会梦到我。”

  “虾扯蛋,怒火”李佳音故作生气的连发了两个表情。

  “你是我的解药,只有见到你我才不会病痛,现在还早,不如请你吃个早餐吧?以解我相思之苦!(憨笑)”丁立的厚脸皮又来了,这还约上了。

  男人,脸皮厚起来才真是无药可救,但是看看现实生活中,皮不厚的男人找个女朋友都困难。“女为悦己者容”,好多女生就是喜欢那些能逗自己开心的男生,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尴尬、害羞”李佳音又发了两个表情,尴尬是因为自己还坐在马桶上,他竟然约她吃早餐,害羞是因为她不知道该不该去赴约。

  “问号”丁立也回了一个表情,接着又说:“你不会是也相思我的吧?怎么不说话?看来你病的很严重啊!调皮”

  “你真是病的不轻,调皮”李佳音被逗乐了,完全忘了那个恶梦。她还真是想见到他了,想多了解一下他。

  “明阳路与上海路交叉口南边有个杨记早餐,我在那里等你!拥抱”丁立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

  “好吧,我也经常去那吃早餐。”一个长得还可以,又能自己创业(虽然算不上什么创业),又能幽默逗乐的人,实在是不好拒绝。再说,约的是早餐不是晚餐,也不需要担心人身安全。

  “不见不散!我现在不那么痛了,估计见到你就完全好了。哎,这相思病不算病,可痛起来要人命呀!调皮+玫瑰”丁立边走边发着语音。

  “尴尬+害羞”;微信表情真是个伟大的发明,什么也不说只发几个表情,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杨记早餐”在附近挺出名,干净卫生、物美价廉,更关键的是口味好,他们家的菜用料都很讲究,尤其是肉,放心吃就行,绝对不会用什么僵尸肉或者不明来历的肉,蔬菜也多是老板的父母在老家亲自种植的,农药残留那肯定不会超标——因为基本不用药。

  丁立选了一张面朝门口的桌子,点了两碗豆浆,三根大油条,边吃边等。

  能步行着到店里复印身份证,说明她离的不远,这不,早餐刚上桌一会,李佳音就推门而入了———素装、清新、一身淡色连衣裙,早看的眼直的丁立赶紧起身相迎并拉出椅子,左手背在身后,身子一弯,右手坐了一个请的姿势:“娘娘请上坐。”

  “噗嗤”,李佳音笑出了声:“你别贫了,我很能吃的,你就点这继发性癫痫病预防工作有哪些么点?”

  “不够再点呀,我心思你这么苗条的身材,饭量应该不大。”丁立忙解释了一下,生怕得罪了面前的“娘娘”似的。

  “开玩笑了,我喝点豆浆就行,其他的不想吃,也吃不下。”看来李佳音还没完全从噩梦中走出来,语气中带点消极的情绪。

  他们刚开始吃,店里陆续的挤满了人。

  “你说咱离的这么近,以前来吃早餐怎么就没碰到过呢?你说这是不是咱们的缘分到了?挡也挡不住了!”丁立笑说着。

  “你还相信缘分呀?我一般不在这里吃,拿了就走,边吃边上班的。”李佳音心情好了起来。

  两个相悦的人愉快的吃完了第一次约会的早餐,丁立厚着脸皮约了两天后的晚上吃烧烤。

  相恋的人在一起做什么都是愉悦的,尤其是初尝恋爱的人。当他们吃完烧烤在公园里散步的时候,在他们围着公园转了也不知道几圈的时候,在公园里散步的人稀少了的时候,他们羞羞地献出了彼此最热情的吻。

  愉快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几个月过去了,李佳音想邀丁立一起回老家看看,见一见父母。丁立欣然答应,并说要买好多礼物送给未来的丈母娘。

  (6)

  在一个晴朗的星期天,丁立真就买了好多礼物,陪着自己的女神回到了未来丈母娘家;那是一个依山的小村,村里树木茂盛,河水清澈见底,走在小路上,满满的乡村气息,乡亲们热情的打着招呼:“小月领男朋友回来了,哎呀,长得可真俊呀!”“月月,小伙子是城里人吧?你以后就要去城里享福了”……小月月是李隹音的乳名,乡亲们亲切地叫着小月、月月。

  他们走着,看到不远处的路边上有一棵歪脖子树,树下荫凉里好多人在说笑着,也有人从树下的井里提水挑回家。那是一口历史悠久的井,从李佳音爷爷的爷爷小的时候就一直存在着,历经了多少沧桑,经历了多少人情往事,不得而知。

  李佳音被乡亲们调侃的红了脸,更好看了。“那就是我家。”她用手指着。

  那是一处四间房的屋子,是的,别人家都是五间,她们家却是四间,没有大檐,门窗还是木头的,水泥地板扫的倒很干净,可能是为了迎接未来的姑爷细心打扫过。

  “来就来吧,还带什么东西呀?”看到丁立带着大包小包的礼物,李佳音的妈妈笑开了花,嘴上说着,手却赶紧接过了礼物。让丁立觉得亏是多买了点,不然真不好意思进门,不过这想法很快被满桌的农村宴赶跑了,辣炒土鸡、韭菜炒山鸡蛋、清拌黄瓜、猪头肉、猪耳朵、羊肉汤……看到这些,丁立又打心底感谢上天赐予了一个好丈母娘。

  满脸皱纹却笑容满面的父亲用那苍劲有力的手招呼着很满意的未来姑爷落坐,并倒满了酒杯。丁立不想喝酒,怕喝酒了出丑,但耐不住热情好客的老丈人。

  酒量本就不大的丁立很快就醉了,加上走了好长的山路,也有些累,饭都没吃就上床睡着了。

  “连个车都没有?不会房子也没有吧?”

  “妈,我们还年轻,这些都会挣来的,他对我好就够了,我不稀罕那些。”

  “你是不稀罕,白养你了?你弟娶媳妇还指望你呢!什么都没有,彩礼绝对不能少!最少20万,否则没门!”

  “你是卖女儿吗?丁立刚开始创业,哪有那么多钱?你就不能为我考虑一下吗?他是真心对我好!我和他在一起会很幸福的,我才不会去找那些有钱花花公子!”

  …… ……

  昏睡的丁立听到这些对话,不知道是在做梦还是真的,眼睛也没睁,翻了个身又睡过去了,争吵声也随即消失了。

  直到晚饭的时候才醒来的丁立,见到了那个未来的小舅子——李强,中等身材,不胖,但是浑身肌肉,可能是与在石料厂干重活有关,脸黑黑的,眼睛里透着一丝羡慕又或是什么别的意思,关键是腿,走起路来有点跛,后来李佳音告诉他那是卸石料的时候被砸的,本来好好的。

  “丁哥,再喝两杯?”李强说看癫痫病哪个医院好?着就要倒酒,但被丁立拦了下来。

  “我是不能再喝了,你陪叔叔喝吧!我好好品尝你们的家乡美食。”丁立推辞着。

  看着中午就喝醉了的姐夫,他也不勉强,可能活很累,又或者是有什么心思,李强睡的很早。

  吃的饱饱的丁立约着女友出去散步,他们走到那棵歪脖子树下,好多人坐在那里,有人从井里打水洗着脸、胳膊,也有人把水挑回家,好洗个凉水澡,仿佛井水是去除闷热的最好的方法,不比风扇差。

  乡亲们闲聊着,本来都玩到很晚的他们好像家里都有事,早早的回了家,只留下两个热恋的人。

  “这井水从来没有干过,有泉眼,水可甜了。你别靠前,很深的!”李佳音提醒着丁立,怕他掉进井里,忙拉住他。

  “有你甜吗?”丁立顺势拉着她搂进怀里,就开始狂洒热吻,李佳音想躲,但又逃不开,只好娇羞的迎合着。

  (7)

  就在那一夜,就在歪脖子树下,就在那幽暗的井边上,他们初尝了禁果。

  只是禁果很快又开花结了果。得知女友怀孕的丁立,马上催促着父母去提亲。本来就很满意未来儿媳的父母,一听要双喜临门,当然更是快马扬鞭。

  十分不满意彩礼的丈母娘也只能做罢,再不高兴也不能让女儿大着肚子嫁不出去呀!只是心有不甘。小舅子的脸上也没有多少笑容,走起路来还跛的更厉害了。

  丁立这头却是满心欢喜,全家人都欢舞着,重装房子、买新家具、家电,还从亲戚家里借钱给未来的儿媳妇买了金项链,金戒指……,虽然家底掏空了还外借不少,但是一想到双喜临门来,全家幸福的合不上嘴!

  新婚之日很快就到了,小两口之前选的婚庆公司虽是小店面,但是婚车、婚礼现场、迎亲队伍都策划的很周全,考虑的也很到位。

  丁立的同学朋友们争做伴郎,敲敲打打的簇拥着来到新娘家,可是大门紧闭,院内并没有喜庆的味道。

  “往门缝里塞红包,多塞几个!”乡亲们、伴郎们吆喝着。

  早已备好红包的丁立赶紧塞起来,边塞边叫:“快开门呀,红包还有更大的!”

  可是门里还是没有动静,乡亲也纳起了闷,按说这个时候大门早应该开了,大家都等着看新娘子呢,怎么这家人好像是不高兴呀!大门一直都没开。

  新郎又塞了两个大红包,还是没动静,大家都在猜测着,议论着。又过了一大会,丁立的手机响起来:“俺娘说了,不拿二十万来,休想娶走我姐!”——是小舅子打过来的。

  大伙炸起了锅,“什么人呀?卖闺女呀”“就是,这是嫁女还是卖女呀”“她哪里是嫁女儿,分明是给儿子换媳妇钱呢!”…… ……

  丁立哀求着,保证着以后给,发誓借也借上,大家也都劝说着,先让娶走,钱不钱的再说吧!大喜的日子干嘛弄这么僵?

  可门一直没有开,伴郎们气的想砸门,已经过了进门的时间,门还是没开。

  新郎哀求无望,钱又弄不来,愤怒的坐在地上,眼里的泪水打着转。

  已经一点了,丁立强装笑容:“兄弟们,辛苦了,大家敲起锣来打起鼓!咱们先回去喝个不醉不归!”

  听着锣鼓声渐远,泪流满面的新娘又跪爬到母亲脚边,摇着妈妈的腿:“你怎么这么狠呀……”

  “妈也是没办法呀,你弟弟已经瘸了,再没有钱是说不媳妇的,你婶给介绍的那个离过婚的女人非二十万不来呀……”母亲哭诉着。

  父亲蹲在厨房里抹着泪,嘴里嘟囔着什么。

  小舅子用力抽打着那支瘸了的脚,打一会又扶摸一会。

  新郎官醉的不醒人事,昏迷了两天,醒来后才知道新娘在结婚的那天晩上趁家人睡着了,翻墙投了歪脖树下的那口井。

  第二年春天大旱,多年未干的井见了底。原来井没有那么深,顶多两三根扁担就能够到底的样子。

© zw.eoqqu.com  地震射线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